中文 English |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账号:

登录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研究中心活动研究中心活动
传统音乐旅游的立法思考
时间:2020-08-14 浏览:75 来源: 作者:李娜 董海燕

传统音乐旅游的立法思考

李娜    董海燕


一、由非物质文化遗产谈传统音乐旅游
依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第37条之规定,国家鼓励和支持发挥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特殊优势,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开发具有地方、民族特色和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凡是县级以上的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对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单位予以扶持。为使上述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合理利用的原则性规定落到实处,似应制定与完善《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实施条例》,全面引领和规范包括传统音乐在内的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使用。
就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使用而论,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普遍适于旅游用途,如民间文学、传统美术、传统体育等等。传统音乐属于表演艺术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亦可作为旅游资源或旅游内容加以运用,开展传统音乐旅游,如将表演舞台与旅游进行结合,打造“实景舞台剧”等旅游产品,甚至推进这些表演艺术场馆成为新的旅游景点。
二、传统音乐旅游立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一)传统音乐旅游立法的必要性分析
自理论视野出发,通过传统音乐的展演活动,不仅可以满足广大游客愉快体验的消费需求,促进外部环境对传统音乐的认同,且有助于提高传承人收入、扩大就业机会以及当地居民收入、就业机会、教育水平、生活品质等方方面面的改善。对传统音乐旅游作出相应的立法安排,用法律手段引导、促进、规范传统音乐旅游,确实有其必要。
从实践角度来看,传统音乐旅游在国内可谓如火如荼,方兴未艾。经济比较发达的江浙地区,在这方面的表现比较突出,如杭州宋城集团先后推出大型歌舞《宋城千古情》、《吴越千古情》等系列品牌产品,探索出一条“主题公园+旅游文化演艺”的发展新路。传统音乐资源较为丰富的滇桂等省,也是不甘人后,急起直追。大型实景歌舞剧《印象刘三姐》和《长恨歌》的盛大演出,都成功地带动了当地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传统音乐旅游实践的热火朝天,凸显了国内立法的滞后,也呼唤着国内立法的跟进。
(二)传统音乐旅游立法的可行性分析
在这方面,有国外先进的立法经验、技术可资借鉴。如日本先后通过《文化财保护法》、《关于利用地域传统艺能等资源、实施各种活动以振兴观光产业及特定地域工商业之法律》、《文化艺术振兴基本法》、《观光立国推进基本法》等多部法律及相关的配套法规,大力开发和灵活利用和歌、琉歌、神乐、田乐、雅乐、三味线乐等地域传统艺能资源,振兴观光产业及特定地域工商业。
在这方面,国内亦有相关立法经验、技术的积累。文化部于2012年2月2日下发《文化部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指导意见》,倡行生产性保护方式,指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明确政府的保护责任。与传统技术、传统美术不同,传统音乐不适合作生产性质的利用,但是我国毕竟开启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使用的立法进程,实为可喜之象。
三、传统音乐旅游立法的意见和建议
(一)传统音乐旅游的管理体制
主张遵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和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相关规定,出台《传统音乐旅游管理办法》。而为了规范和促进我国的传统音乐旅游,应该设计合理、科学的传统音乐旅游的管理体制,并在拟议中的《传统音乐旅游管理办法》中予以明确。
借鉴日本的经验,结合中国的实情,应当建立共同决策、统一实施的管理体制,务求决策的民主、科学以及实施的强力、高效。鉴于文化主管部门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所规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政府工作部门,应由其会同经济主管部门,采行联席会议的形式,共同决定传统音乐旅游的基本方针和发展计划。而在执行层面上,可以由拟议中的部门规章《传统音乐旅游管理办法》作出安排,规定设立公共性事业组织“传统音乐旅游管理中心”,授权其统一实施相关的调查、研究、指导、管理等职权,规范和发展音乐主题公园、音乐博物馆、传统音乐演出等各项事业。
(二)传统音乐旅游的经营模式
传统音乐著作权是群体性著作权,对此一群体所有的特殊旅游资源的开发和利用,《传统音乐旅游管理办法》可以规定三种经营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公益性经营模式,其实也是传统经营模式。来源地群体是传统音乐作品著作权的所有者,而该项权利的管理者则是群体代表组织、来源地政府或国家。至于实际的管理者和经营者,则是各地的公共性事业组织,“传统音乐旅游管理中心”。“传统音乐旅游管理中心”对传统音乐的使用是公益性的和非营利性的。传统音乐中的很多项目,属于古典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播地域范围有限,受众人数不多,不宜走市场化之路。
第二种模式是企业化经营模式,值得提倡。在这种模式下,传统音乐著作权的所有权、管理权及经营权呈现“三权分离”的状态。所有权归来源地群体,管理权归群体代表组织、来源地政府或国家,经营权则归有关的旅游企业。在“传统音乐旅游管理中心”的协助下,传统音乐著作权的管理者找寻有关旅游企业,授权其对传统音乐作旅游使用。许可方应保证被许可方尊重著作权人的署名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在使用时注明作品出处、来源地和来源民族,不得恶意歪曲和篡改,尊重来源地群体的特定的民族、地域习惯和宗教信仰。被许可方在获得授权和许可之后,可对传统音乐作旅游开发和商业性使用,并支付相应的经济收益,用于传统音乐传承和发展的公益。
第三种模式是上市公司经营模式。上市公司经营模式本质上也是企业化经营模式,传统音乐作品著作权的所有者、管理者、经营者相互分离。由于上市公司有着不同于一般企业的经营特征,融资渠道和融资规模亦非一般企业所能企及,所以可把经营者为上市公司的经营模式单列出来。我国的一些世界级的、国家级的传统音乐项目,有相当大的市场发展前途,可以考虑采行上市公司经营模式。
(三)传统音乐旅游的保护制度
传统音乐的保护,是传统音乐旅游的前提和基础。拟议中的《传统音乐旅游管理办法》,应该明确宣示传统音乐旅游的保护型理念,强调传统音乐旅游是对传统音乐资源的保护型开发、保护型利用、保护型旅游,是保护型的适度开发。除作原则性的宣示之外,还应专章规定行之有效的保护制度,有效贯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整体性和原真性原则,保护传统音乐本身及其赖以生存的环境要素,走活态保护之路,切实卫护中华乐脉。
至于保护标准和保护范围,应当限于形成其艺术风格及人文价值的“核心技艺”,如民歌演唱中的唱声、唱字、唱情、唱味、唱形等创构要素。当然,对于核心技艺的界定,应该综合考量传承主体的专业意见以及音乐学界的学术研究成果,由政府固定成为“指定要件”,列入《传统音乐旅游管理办法》的附件之中。
为求传统音乐能在旅游运营之中得到有效保护,相应的罚则必不可少。对旅游企业、社区、群体、公民破坏、歪曲、滥用、盗用等侵害传统音乐的行为,由“传统音乐旅游管理中心”予以规制,必要之时作出处罚,直到取消有关旅游企业经营传统音乐旅游的资格,停办有关的传统音乐旅游项目。

参考文献:

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编、关世杰等译:《世界文化报告-文化的多样性、冲突与多元共存》,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②苑利、顾军:《非物质文化遗产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9年版。

③周超:《日本的“庙会法”及其相关问题》,《民俗研究》2012年第4期。

④张海燕、刘燕涛:《民间文学艺术权利归属的若干思考》,《时代法学》2010年第6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